• 2009-12-16

    冰山上的过客


     莫名地一夜闲话后,我们便随车摇晃到了海螺沟。途经二郎山,却已经不是七年前那副模样。那每一个弯道都似乎转向绝壁望空驶去的感觉,早已不再。
     当贡嘎的冰川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,有人扯着喉咙大喊:收了我吧!浮动地白雾中,隐隐能见的贡噶还是那么沉默、隽永,因为熟知而亲近,却又高远得让人敬畏。空气冰冷而干净着,吱噶的脚步声衬得世界很静,人因为冰冻而迟钝,因为迟钝而简单,因为简单而平静。冰风过耳,一遍又一遍清洗着神经,每个人冻红的脸上都多了一丝慵懒的抽离,而所有的放肆...
  • 2008-10-16

    驿边城(二)

    火车的律动让人不知不觉从原本的时空中抽离出来,恍惚间,不知秦汉无论魏晋,凤凰就这样在清晨薄雾中渐渐显现.

        一座城,有了水便有了灵气,如果说,砖墙的沉默,乡音的易改让人感到身在别处的话,那同样的一泓清澈的河水则让人刹然有了熟识的归属感.沱江,清浅灵动,温柔宁静,绿草扶摇,它全然有别于长江的粗糙,府南河的呆板,木桨声声,流水淙淙,心下如洗,空无一物.

        不管古城的...
  • 我不想把我的BLOG变成情绪垃圾筒.我宁愿相信是在这种环境下让我脾气变坏了.还好,我没忘记自己要做一个太阳花,所以我往往会离开那些让我变得不开朗的地方.原来,每次回到家乡,真的能让人增添许多力量.爸爸妈妈父老乡亲,我要回来做太阳花了.
  • 2008-06-24

    专家说 - [龙门阵]

    专家说:地震是不能完全预测的 所以这么大地震来了 我们不知道----不是专家也不知道也

    专家说:地震之后我们就知道了 ---全世界都知道了哦

    专家说:余震随时可能来 我们也不知道具体啥时候----是专家也不知道啦

    专家还说:这么大地震后应该有个7级余震啊 但是还没有呢 是这两天也说不一定 是过好几年也说不一定哦------看吧 我们知道 所以我们是专家

    其实 我内心对他们没有怨恨 但是 为什么 他们不能少说两句啊...
  • 中国人 不信耶酥 我们没有上帝保佑

    但我们不是只有自己可以保佑自己

    我们的兄弟姐妹

    血脉牵连

    如果有天神

    那么我们心底的祈祷

    他们可以听见

    你们要坚持

    我们也在坚持

    我们恐惧每一次震颤

    我们开始注视每条裂痕

    但我们依然要有平静的姿态

    ...
  • 2008-05-10

    梅山寺?

    昨晚睡了很久,做一个很长很长的梦.已经记不清是第多少次梦见寺庙了.哈,莫非我真那么有佛缘?不过这次我没遇到僧人或者菩萨,不过寺庙的名字我记得:梅山寺.梅山寺建在一座山上,山上除了一条直上山门的石阶,还有一条由偏殿出来的的小路.

    额......说不定真有这地方
  • 2008-04-14

    习惯。想念 - [龙门阵]

    那个...今天看到有人在BLOG留言里面骂我 郁闷然后突然十分开心: 这可是第一个陌生人留言啊 网络世界里我们这样的平民和那些STAR一样的被骂 这种平等 的确是别的地方找不到的啊 哈哈......

    于是乎大大激发了我继续在BLOG的兴趣 OK

      成都的雨水似乎格外的多,可惜油和雨毕竟不是同一种液体,否则成都会比现在更富有.想当初我是多么的讨厌下雨,在我的逻辑里面雨、琐碎和烦躁至少是近意词,而现在,雨下一天一夜,我也可以不发火——...
  • 2007-12-23

    呵呵圣诞节 - [龙门阵]

    不管怎么说

    开始吃跟以前不同的食物

    也开始不同的衣服

    好吧 试试看新的BLOG